王銀虎:【老王說警事】系列文選
發表時間: 2020-03-27來源: 和諧中國網

 

【老王說警事】

系列文選
      王銀虎

【作者簡介】王銀虎,男,漢族,中共黨員,1966年生,陜西合陽縣人。1989年大學中文系畢業,先后從教、從政、從警,歷任看守所副指導員,派出所指導員、所長等職,2016年兄弟五人合著散文集《扯片陽光給父母》,現為一級警督,合陽公安文聯主席,合陽縣作協理事。

 


【老王說警事】系列之一
 

可疑的皮卡車

陜西渭南合陽縣公安局   王銀虎
 

地處陜西省合陽縣西北部的皇甫莊鎮,是陜北向關中的過渡地帶,北接黃龍縣,西鄰澄城縣,是一個“雞鳴聞三縣,一動曉兩市(渭南市、延安市)”的交通要道、戰略要地。該地原稱五福鄉,后稱皇甫莊鄉、皇甫莊鎮,2010年與防虜寨鄉合并為金峪鎮。境內地勢北高南低,發源于黃龍縣紅石崖鄉十畝地侯家村王家山的金水河、合陽——黃龍的縣際公路穿境而過。轄區11個村莊均依山靠溝分布,皇甫莊等8個自然村位居黃龍山南麓,屬典型的半山區 。該地民風淳樸,蘋果、核桃等農副特產質優價廉,社會治安秩序一直良好。然而時至2009年國慶節前,一伙搬家式流竄盜賊驅車而來,趁夜大肆盜竊一番后滿載而去,徹底打破了這里的平靜安寧。

2009年9月28日早晨,皇甫莊鎮念吉村四十多歲的魏某起床走出屋門大吃一驚:院子大門洞開,摩托車、架子車不翼而飛,兩甕小麥、玉米被盜一空。

當晚,他獨自在家看電視,很晚才睡覺,睡著后聽到一些響動,卻想當然地以為是刮風所致,就沒有起來看。在給接到報案來詢問的皇甫莊派出所所長王銀虎等民警講述情況時,他感慨地說:“這伙賊真是土賊么,全沒個檔次,啥都偷。不但偷走了我的一卷電線和一塑料袋核桃,連我放在旁邊的核桃夾子也偷去了!這伙賊膽還大,把我住房門叉子從外面叉住了!我即使發現了,一時半會兒也不得出房子。”

民警勘查完現場,認定作案盜賊為三人,一人從門前土墻上翻墻入院開了大門,將盜取的物品裝上作案用的機動車輛后逃離現場。

分管皇甫莊派出所工作的副局長康繼成聽取案情匯報后指出:“這起案子案值雖然不是很大,但作案手段惡劣,一定要高度重視,抓緊偵破。這伙賊既然人多,還有車,作案又輕而易舉得逞了,肯定還會作案的。大家就圍繞作案車輛進行調查,一定不會落空!”

那時雪亮工程還沒有開展,視頻監控處于初步動員鄉鎮和有錢單位安裝階段 ,公安機關破案主要還是靠走訪調查。

功夫不負有心人,民警輔警分頭調查走訪一番,終于獲取到一條有效線索:9月28日凌晨兩點左右,夜班車司機在解莊村頭接乘客轉彎時,看到一輛皮卡車從該村急急地沖出來,情形十分可疑。民警即對夜班車司機留了聯系電話,要求他留心在意,一但發現可疑皮卡車立即報告。

10月14日下午,副局長康繼成帶信訪高手李世斌、刑警姬陸洋到小寨村調查一起退婚糾紛引起的損毀財物案,一直調查到半夜,當晚沒有回城,就在防虜寨鄉街道歇息。

10月15日凌晨兩點左右,所長王銀虎突然接到夜班車司機電話,說在王村鎮運莊村北發現停著一輛皮卡車。他迅速向康副局長做了匯報,得到了“火速出征”的指令。他不顧可疑皮卡車是出現在南蔡派出所轄區,唯恐指靠未做準備的南蔡所出動耽擱時間貽誤戰機,迅速喚起一個個枕戈待旦、隨時做好了出擊準備的全所6名同志,按照預定方案,分乘一輛警車和一輛便車,飛速趕到運莊村。副所長李鵬駕駛的便車順著村北路一直往前尋找,開到溝底也不見皮卡車的影子,正猶疑間,往村南尋找的警車上的副指導員崔世清打來電話:從東北角巷口沖出一輛皮卡車,已往南奪路而逃,他率人正在追趕。

夜深人靜,從運莊村向南的大道上,一輛警車警笛聲聲風馳電掣般盯住一輛皮卡車,緊追不舍。兩輛車時速均超過了一百碼,雙方上演著一場警匪追逐大賽車。北王村路段,皮卡車后箱上一大塊遮蓋物品的帆布被風吹落路面,車上裝著的一袋袋糧食露出來,更加堅定了追擊民警的信心。最終,速度過高慌不擇路的皮卡車在西坡村頭拐不過彎,一頭栽進路南的虛地里,盜賊棄車落荒而逃,消失在夜幕中。

皮卡車上一千多斤的小麥和油菜籽都是從運莊村一戶農家盜竊的。次日即返還了失主。

案件隨后移交刑警大隊,辦案刑警以車找人,終將與合陽縣相鄰的澄城縣三名姓權的盜賊全部緝拿歸案。三個盜賊均三十多歲,都沒有文化卻都有盜竊前科。念吉村魏某的那起案子也是這三名盜賊作的案,皮卡車是借別人的,被盜摩托、架子車、電線、核桃夾子均被追回返還失主,只是那袋核桃早被三個盜賊分吃光了。三個盜賊均被判處一年多有期徒刑,受到應有的懲罰。

【老王說警事】系列之二

 

枯井命案

陜西渭南合陽縣公安局   王銀虎
 

2006年12月初,合陽縣公安局副局長王曉鵬,被陜西省公安廳刑偵局評選為全省“十大神探”,中央電視臺“社會與法”欄目記者專程前來采訪王曉鵬破案故事,選取2005年合陽縣防虜寨鄉白家莊“11·29”殺人案錄制節目,室外采訪地點選擇在橋頭河南坡下第三個大拐彎處,背景是北面的溝坡,取意黃土高坡和土窯洞。2007年4月1日,中央電視臺12頻道“第一線”欄目,以《枯井別案》為題播出。下面是那起案件的真實再現。

 

半夜驚魂

嚴冬深夜,寂靜的小山村,夜空中突然傳來幾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白家莊五十多歲的村民劉紅某正在家睡得迷糊,被慘叫聲驚醒,恍惚中以為是誰家在殺豬,愣怔了半天,想不通誰家這么急著在半夜殺豬(其實那是鄰家劉世軍正在被人兇殺)。

該村夜貓子白某林,在一戶人家打了半晚上麻將,輸了錢后回家,心情糟透了。摸黑行至劉世軍家門口,看到一個小個子女人和一個高個子男人在往門前的架子車上鋪被子。他能判斷來那個小個女人是劉世軍媳婦張某香,但不敢確認那個高個男人是誰,因為劉世軍是個小個子。他以為是要給誰去看病,就順口問了句:“半夜三更的,你們這是干啥去?”那一男一女沒有吭聲,他也就沒有再問,滿腹狐疑地走了過去。這時,旁邊的麥秸積下傳來“哼哼”聲,白某林以為是臥了頭豬(其實那是垂危的劉世軍的最后呼救),竟沒有在意,回家睡覺去了。

村頭血跡

第二天早晨,有人發現村南麥場坡頭地上有點點血滴,遂呼叫附近巷道里的人來察看,到底是人血還是豬血?

大個子村民劉現榮看到人們在那兒圍觀,就近從一戶人家大門背后拿了把鐵锨趕到,急急忙忙用锨鏟起地上的土來,想把血跡鏟掉或用土遮蓋住。由于土路瓷實,加之天寒地凍,劉現榮鏟了幾锨,鏟不動,就離開了。

這天中午,合陽縣公安局皇甫莊派出所指導員王銀虎率副所長李鵬、輔警王全學,乘坐李鵬駕駛的紫紅色面包車,到防虜寨鄉方寨村查處一起電工被打案。毆打電工案才查到半截子,防虜寨鄉中學又報案說昨夜有輟學生到男生宿舍打架。鑒于毆打電工案件一時陷入僵局,而校方又催得緊,兼任學校法制副校長的指導員王銀虎便讓雙方當事人坐上車,一起來到鄉中初步了解情況。

下午兩三點鐘,北永寧兩個村民騎摩托車來到學校,向民警報案說劉世軍是他們的堂弟,從小給到白家莊,與妻子關系不好,這兩天忽然失蹤了,從村人反映的種種情況判斷結果可能很糟糕。

王銀虎敏銳地感覺到這可能是一起重大案件,一旦著手查處,絕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了結的,因此連忙安排饑腸轆轆的大伙兒趕快吃點飯,然后馬上發兵白家莊!

兇手落網

2005年11月29日下午,一輛紫紅色面包車行駛到白家莊村南口停下,身著警服的王銀虎與李鵬下車,被報案人引到麥場北邊的土坡頂頭,查看地上的點點血跡。王銀虎刨了些血土裝進小塑料袋中,心想劉世軍流了這么多血,不死也是重傷了,既然沒有送到醫院,一定是藏匿到附近的隱蔽處了。向周圍坑坑洼洼的場地觀望了幾番,思索判斷被藏匿到何處時,“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那句古詩猛地閃現腦際,提醒他與其盲目思索尋找,不如問明確切位置定點查找,他便將手一揮:“走,到劉世軍家去!”

劉世軍家門房坐北朝南,西邊一間用作門道,東邊兩間連在一起作了草房子。三間西廈房隔成兩部,劉世軍夫婦住在北邊那部。房內地面沖洗過,西北角盤著的土炕上,剛換了兩塊泥筋還濕著,炕底燒著木柴,冒著煙。民警仔細嗅嗅,沒有臭味,說明沒有焚尸滅跡。南邊窗下是個雙人木床,床上鋪蓋不全。床下紙箱上有暗淡血跡,床西粉墻上有刮痕,但還遺留有細小噴濺血跡。看來這里是第一作案現場了。東院豬圈邊停放的架子車上有明顯血跡。后院兩面磚窯洞,東邊那面住著劉世軍七十多歲的母親,一問三不知。

尋找女主人卻不知去向,輔警王全學說,咱們車進這個巷時,張某香一閃身躲到巷口一家去了。她娘家是我村的,我熟識她。“馬上把她找到叫來!”其他人領命而去,王銀虎迅速給在縣城參加征兵政審會的所長秦智偉打電話報告了情況。秦智偉馬上將情況向局里做了匯報。

這時,王全學等人將躲在那家廁所里的張某香找到帶來了。讓大家都坐上車后,王銀虎立即單刀直入發問道:“張某香,劉世軍人呢?”

“我不曉得!”

“你是他妻子,你能不曉得?!”

“他天天浪得不著家,我咋知道他去哪里了?!”

“是不是你把人已經害了?”

“你憑啥說這話哩?你憑啥說這話哩?!……”張某香氣急敗壞連聲質問起來。

王銀虎將握在手中的血土袋展開,在張某香眼前晃了晃,義正辭嚴地說道:“我憑啥說哩?你看這是啥?這是村外場間的血土,一化驗結果就出來了!”

“你憑啥?你憑啥……” 張某香還在聲嘶力竭矢口否認,但她的語氣已越來越低。

坐在司機位置的副所長李鵬這時開口阻止張某香:“你聲那么大的是咋哩?敢問你就有的是證據!你把態度放好!”

“開車走,把人往派出所帶!”出村過程中,王銀虎在車上加緊進行政策攻心 ,“張某香,你馬上交代,還算自首,出了村可就不算了!” 

到村口時,王銀虎讓車停下,對張某香催促道:“再給你幾分鐘時間,你馬上交代,否則你就沒救了!”看張某香心理防線已完全動搖,王銀虎下了車,讓輔警王全學加緊催問。

片刻之后,王全學下車報告說:“交代了,交代了,說是她一個人用剪刀把她丈夫戳死的!” 

王銀虎說:“讓電工和打人者下車回去,待后處理他們的案子。你再問張某香,讓她交代到底是和誰一起作案的!” 然后向巷道邊的村民詢問劉現榮家所處位置。村人知道并反對張某香和劉現榮的曖昧關系,紛紛毫不猶豫地告訴民警劉現榮家所在方位和他正在村外散糞的具體位置。王銀虎迅速攔了兩輛摩托車,與王全學先后乘坐上趕往村外,去抓劉現榮。

劉現榮一見來人趕到跟前,登時腿軟了。當雙手被扭到背后帶到村口時,他竟走不了路了,一下像狗吃屎一樣爬到了地上。

“你知道為啥抓你?”

“知道……知道……”

“往清的說!”

“我把世軍害了……”

村口巷道邊,張某香和劉現榮分開兩三米遠跪在地上,被民警按著。許多村民圍觀著,指點著,議論著。

援兵趕到

傍晚時分,所長秦智偉、刑警大隊長王曉鵬率員趕到,大家一起將兩名犯罪嫌疑人押上車,帶到了皇甫莊派出所。

天黑不久,主管刑偵副局長劉平安從縣城帶了幾名刑警和巡警來到皇甫莊派出所,立即安排巡警看好兩名犯罪嫌疑人,召集刑警片警開了個短會,指定人員分頭將兩名犯罪嫌疑人搜身后審訊,爭取明天早上弄清劉世軍的下落。不一會兒,主管后勤的副局長秦衛宏帶著1000元慰問金和其他慰問品來了,令辦案人員大受鼓舞,決心連夜攻克案件。

女工作人員從張某香的褲子中搜到了800元現金。張某香交代,原計劃今天等劉現榮把家里的糞全部拉到地里散完,明天一早二人就遠走高飛,浪跡天涯!好險啊!如果遲一天報案、受理,讓兩名犯罪嫌疑人外逃了,不知會給破案帶來多少困難、增加多少花費啊!

劉現榮自恃高中畢業,擔任過村里的會計,盡管圍坐在火爐邊渾身抖個不停,開始時仍拒不交代劉世軍的下落。凌晨兩三點心理防線才完全崩潰,徹底交代了作案的起因、經過和結果。隨后張某香也交代了作案過程。二人供述一致。
 

案情回放

 

賭近盜,淫近殺。張某香唆使奸夫劉現榮殺死本夫劉世軍之血案,又一次驗證了這句古語。劉現榮有妻子,兒女雙全,本來是個幸福的家庭,不幸的是與張某香勾搭成奸。張某香家的兩個孩子都是抱養別人家的,她越來越覺得丈夫劉世軍礙事,必欲除之而后快。那年秋天她將劉現榮約到蘋果園里,掏出一小紙袋東西,逼著劉現榮做出選擇:要么讓她吃了這包老鼠藥殉情,要么是劉現榮把劉世軍除了,然后二人一起外出打工、生活。劉現榮只得答應除掉劉世軍,卻拖著未動。張某香急了,11月28日晚專門上門將劉現榮叫到自家院里,讓他攜帶斧頭先躲到門房草堆頂上。捱到次日凌晨,待劉世軍睡熟,張某香悄悄叫起劉現榮,持斧頭往劉世軍頭上連連砍去。劉世軍慘叫了幾聲,就昏死了過去。二人用被子裹上劉世軍抬到門口放到麥秸積下,然后拉出架子車,正往車廂里鋪被子,忽然來了個村民,還問二人話,二人被嚇了個半死,根本沒敢回答。待那人走遠,急忙從土坡上往麥場里拉去。到坡頂一不小心,將劉世軍倒下了架子車,血流到了地上。二人急忙又將劉世軍抬上架子車,摸黑拉到村東北二里許遠廢棄的瓦甕窯處,丟棄在一個小土窯里。早晨起床后,劉現榮發覺人們在麥場邊看地上的血跡,恐事情敗露,遂想用鐵锨鏟土掩蓋,因地凍鏟不動便放棄,又覺得丟棄在小土窯洞里會被人發現,遂獨自悄悄將劉世軍尸體轉移,最終拋進一口60米深的枯井里。

11月30日中午,辦案民警帶劉現榮指認作案現場、作案工具和拋尸現場。村干部組織人員從枯井內將劉世軍尸體打撈上來,頭部血肉模糊,由法醫高向東解剖驗尸。因被子沒綁好,結果吊到半截脫落了下去,而下了一次井的那人堅決再不下去了。劉平安脫掉大衣,要自己下井去。秦智偉阻止住說,可以將繩索和鐵鉤一起摔下去砸井底的被子,用“硬著陸”這個辦法試試,結果一試成功,將被子打撈了上來。方圓三鄉鎮數千名群眾趕來觀看,圍滿了旁邊的溝坡。公安局長高中倉陪同張均洲、張公民等兩位縣領導專程來到現場看望慰問。
 

尾  聲

 

劉現榮被判死刑,立即執行了。張某香被判無期徒刑,關進了女子監獄,留下一個老母親和兩個抱養的孩子。臘月二十八,皇甫莊派出所聯合白家莊村到劉世軍家分別送去一袋面粉,所長秦智偉和村支書劉武奎分別給了100元,副所長李鵬贈送了一床棉被。

因成功順利破獲“11·29”殺人案,合陽縣公安局對參與破案的王曉鵬、秦智偉、王銀虎、李鵬等民警予以表彰。2006年8月,王銀虎榮立渭南市公安局授予的個人三等功,李鵬受到市局嘉獎。

【老王說警事】系列之三

 

雨夜賊影

陜西渭南合陽縣公安局   王銀虎

2018年9月18日,中秋節前六天。早上一上班,合陽縣城區南北兩個派出所,報案人竟排成了隊,受案人一時應接不暇。
 

砸窗玻璃偷車內財物盜賊現形

 

原來,昨晚至凌晨,合陽城區街道邊停泊的9輛轎車窗玻璃均被砸了個大窟窿,車內錢財被洗劫一空。共計5.5條軟中華、2條黃芙蓉王、2條軟云煙、1條利群煙、2盒月餅等價值5000元左右的物品和1000元現金被盜,同時被盜的還有兩輛價值2000余元的電動摩托車,加上5000元左右的車窗玻璃損失,案值總計約1.3萬元。

這還了得!合陽一年多沒有發生過此類案件了!

縣政協副主席、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楊聰杰震怒了:限期一個月,從速破獲此案!

合成作戰中心的破案尖兵、情報大隊長師剛、指導員魏源志立即上手,遍調發案地附近監控,開展先期視頻偵查。

然而,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

昨夜凌晨,下了幾個小時的雨,雨點一度還十分密集,因此監控探頭清晰度大打折扣!而發案地點所停車輛多、過往行人少、光線又暗,故能見度很差!

怎么辦?時間上,延長追溯時段;空間上,擴大搜索范圍!

幾經比對,初步確認:出現在發案現場的嫌疑車,是輛銀白色五菱榮光面包車,但車牌子已被摘去! 像幽靈一樣作案的黑影,就是犯罪嫌疑人。

城區、鄉鎮所有雪亮工程布設的監控視頻全部調集到位。反復研判,嫌疑車輛進出城區的線路明晰了——合洽路!

往前追溯,該嫌疑車輛幾天前曾掛牌來過合陽!車上的兩名男子面目清清楚楚。

一查,掛的卻是個假牌子!
     再圍繞這輛車展開更早時段、更大范圍的行車記錄倒查。毗鄰縣市的監控視頻也被調集來了。從海量信息中確定這是一輛牌號為晉M尾號為338的五菱榮光面包車。

通過順藤摸瓜,以車找人,迅速找到了車主,卻是個女的,且車已轉手倒賣。而二手購車人,自然而然就進入了警方視線。通過多種途徑工作,山西運城永濟市虞鄉鎮洗馬村三名男子被鎖定。

擴大時段繼續偵查,發現在韓城市城區也有發案,砸了好幾輛車窗玻璃盜走大量財物!在此不由要提醒車主們了:堅決再不要在車內放置財物了!

流竄三省盜賊悉數落網

合成作戰中心的民警經過兩天不間斷的視頻追蹤,很快確定了其中兩名嫌疑人的身份,專案組經過大量收集證據、對該兩名嫌疑人的關系人進一步摸排,終于發現了第三名嫌疑人李某,至此,該盜竊團伙的三名成員均浮出水面。經進一步偵查,三人分處山西、湖北、河北,當他們通過電話聯系準備避開合陽這樣監控探頭太多之地再次行竊時,公安機關進一步確認了他們的關系,進而確定了行動時間。11月5日,九龍派出所所長梁亞偉領銜抓捕,副所長康鵬擔綱辦案,刑偵大隊大案中隊副中隊長康博受命協辦。專案組兵分三路,分別從山西運城、湖北武漢、河北廊坊將盜竊團伙成員全部收入網中。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引人關注的是,三個犯罪嫌疑人同處一村,還是表兄弟關系。主要犯罪嫌疑人李賊通,1984年生,是個砸車玻璃盜竊車內財物的慣犯,關了五年去年底才出獄。父母六十多歲了,對其放任不管。為了方便流竄盜竊,他掏16000元買了輛二手五菱榮光面包車。一萬元是他自己掏的,6000元是表弟孟交運墊付的。

到合陽盜竊是他和1983年生、月工資8000元、妻子是個培訓老師的大車司機表哥王會聘一起作的案。因為王會聘到合陽送過貨,覺得縣城建設得不錯,判斷有錢人多,故李賊通一叫他“一起發財”,他剛好沒事,加之需要一輛電動車,就駕車來到了合陽。一過浮橋,他們便卸了車牌。到合陽縣城后,他倆驅車冒雨從環北路、西環路、鳳凰西路、鳳凰北路轉悠了幾圈,熟悉環境,尋找下手目標,歷時三個多鐘頭。凌晨兩三點雨大時,開始作案。李賊通用手電照射察看車內,發現放有東西,就近找個磚塊砸破車窗玻璃,然后將破口擴大,以自己的瘦小身材容易鉆進鉆出為宜,不打開車門是怕觸發車上報警裝置。李賊通戴帽子戴口罩遮住自己的面目,戴膠皮掌心手套,防止鉆車窗玻璃時劃傷自己的手。分贓時,李賊通給其表哥分了兩輛電動摩托車,1條利群煙。

除了合陽,其他地方都是李賊通和1989年生的孟交運作的案。孟交運在湖北武漢開了個送餐站點,雇傭了十幾個人,但生意不景氣,虧損了十幾萬元。在李賊通教唆他一起盜竊時,他一開始覺得風險大不愿意去干,經不住其表哥“風險大卻來錢快”這樣充滿誘惑性的再三動員,思想動搖,說讓他想想。眼看著送餐生意天天賠錢,他干脆將送餐站點轉手,回到運城,找到李賊通說讓他試一試。這一試,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連續流竄陜西韓城、河南三門峽、河北廊坊等市區,砸車二十多輛,卻只分得1輛摩托車,1條芙蓉王煙,一瓶西鳳酒。

有趣的是,這三個表兄弟關進看守所后還是逞強凌弱不愿吃虧的主兒。開飯站隊時,其他押員讓他們排到后面看別人咋打飯,他們個個還嘟嘟囔囔有意見,似乎他們是人前面的人。

11月12日, 楊聰杰在周例會稱贊道:此案的成功告破,再次證明:合陽縣有一支敢打必勝的公安民警隊伍!

11月24日,陜西人民廣播電臺以《渭南合陽:凌晨瘋狂砸車窗盜竊,機關算盡終落網》為題對此案進行了專題報道。

目前 ,砸車玻璃盜竊車內財物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等待三名犯罪嫌疑人的,必將是法律的嚴懲。

【老王說警事】系列之四
 

換碼盜竊案

陜西渭南合陽縣公安局   王銀虎
 

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我國科技飛速發展,社會面貌日新月異,人們生活越來越方便,幸福指數如芝麻開花般節節升高。掃微信二維碼付款,給人們生活帶來很大便捷,使大家外出再不必總要將現金帶在身上,更給商家減少了找零錢和防假幣之苦。然而,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竊賊也在二維碼上動起了歪腦筋,他們趁人不備,偷換別人的二維碼,將人家的收入截流進了自己的腰包。正義的力量常出現在邪惡猖狂之后。換碼盜竊這種新型違法犯罪形式,在合陽剛一露頭,就被警方及時打掉了!因為,合陽公安是一支對黨忠誠的紀律部隊,服務熱情的愛民之旅,善于破案的公安鐵軍,敢打必勝的威武之師,他們以連年扎實有效、領先出色的工作,確保了古莘大地的安寧和百姓安居樂業。

賓館發案

2018年10月28日,當大多數人愉快地歡度周末時,陜西省合陽縣城經營賓館的許多老板和前臺服務員卻慌亂不堪。

16時許,黃河路賓館老板撥通110向公安機關報案稱,自己的收款二維碼被人替換,損失260元。九龍所迅速出警了解案情,勘查現場,提取監控和假二維碼。

上午10點半左右,黃河路賓館有個客人下樓續住,掃二維碼付了60元后就匆匆地出去了。前臺女服務員沒有聽到收款提示音,急忙問老板剛剛收到60元沒有?老板說沒有啊!服務員想當然地以為是續住客人走得急沒有掃成功,便打算待客人回來問個清楚。下午兩點多,來了個新客人入住,掃二維碼后付了200元。因未聽到收款提示音,服務員忙讓客人亮一下手機屏幕,她清楚地看到客人如數支付成功,便問老板收到付款了沒有?老板還是說沒有。正百思不得其解間,滿腹疑惑的老板來到賓館。服務員便掃了下吧臺上的二維碼,付了一分錢,老板的手機還是沒有收到。

正當二人大眼瞪小眼時,在旁玩耍上小學五年級的孫子聞言靈機一動,上前右手往二維碼上一按,迅速揭下一張覆蓋在自家二維碼上的二維碼來,掃后發現收款人的昵稱是“你很美,姑娘”,而不是老板的名字。老板和服務員這才恍然大悟,二維碼被人偷梁換柱了!老板喜滋滋地問孫子咋知道問題出在二維碼上?11歲的孫子得意地告訴他:網上學來的!

急忙查監控,這才發現,凌晨2:46:11—2:46:26,一名二十多歲的男子到吧臺處以掃二維碼的方式偷偷地粘貼了自己的二維碼,15秒鐘完成作案過程。門外有一名三十來歲的男子在望風。貼碼男子進門后,在服務員的注視中直接上了二樓。服務員想當然地以為是已經住店的客人。其下樓時,服務員便未在意,年輕男子就迅速貼了碼。

聽完案情匯報,刑警出身的九龍所所長梁亞偉拍案而起:“這起新型案件,雖然案值不大,但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置之腦后,一定要多方了解,盡可能全面掌握情況,通過串并案偵查,增加案值,加大對嫌疑人的打擊力度!”全國優秀人民警察、主管刑偵副局長楊曉紅聞言大喜:“好,要的就是這種態度!這種新型案件,絕不會只發生一起,肯定是系列案件!你們九龍所辦理刑事案件的精兵強將多,就交給你們所承辦了!”

破案、辦案的重擔迅速落到了九龍所副所長陳佩、民警鄭穩琦的肩上。當晚二人就收集到源源不斷的線索。

10月28日17時11分,祥和路彩虹商務酒店老板向金水所報案。十來分鐘前,老板與前臺服務員對賬時發現二維碼被人偷換,損失620元。查監控確認系兩名年輕男子于凌晨2:46作的案,當時一名男子在門外站著,一名進店貼碼。

 

22時整,西環路金屋酒店通過110向金水所報案。中午有個客人掃二維碼付款時,聽到語音提示“該賬號被多人舉報”后問服務員咋回事?服務員想當然地說:“你盡管掃碼付款,咋會有問題呢?一直好著哩么!”15時老板與服務員對賬時發現400元沒有到賬。服務員自己掃碼給老板付款2元,還是沒有收到。老板覺得二維碼出了問題,便出去準備重新打印二維碼。不久被服務員叫回,說合陽賓館群里警方已經提醒了:多個賓館發現收款二維碼被人偷換了。一看自己的收款二維碼,覺得有點異樣。一摸,發現自己的二維碼上粘貼了一張別人的二維碼,這才迷霧頓消,急忙報案。

23:45,金水源商務酒店報案,收款二維碼被人更換,損失1146元,查監控發現系兩名年輕男子于凌晨3時作案,還是一名男子門外站著,一名男子進店貼碼。

10月29日8:40西環路友誼酒店報案。查監控發現昨日凌晨2時許,前臺收費二維碼被人偷換,損失80元。

案犯落網

案情同步匯集到合陽縣公安局合成作戰中心。副主任師剛迅速調集監控,尋找到了犯罪嫌疑人的落腳點。29日下午,師剛率員尋蹤到南莊村一出租屋,主人說租住者昨天下午已離開了。經主人辨認照片,民警確認租住者就是行竊的兩名案犯。犯罪嫌疑人的相片和身份證信息迅速調取出來了,但一個多月來兩名嫌疑人一直漂泊不定。

12月4日,獲悉兩名嫌疑人停留在西安市未央區趙村。九龍所副所長陳佩、辦案民警鄭穩琦、合成作戰中心民警田洲、巡特警隊員王林等組成抓捕組,迅速驅兩輛便車前往抓捕。

未央區趙村是西安市北郊第二大城中村,流動人口四五萬,繁華得像個小縣城,村民家家蓋著四五層樓,尋找一兩個人無異大海撈針。在當地警方配合下,抓捕組逐門齊戶搜尋。當時天寒地凍,人們都縮在屋里,門很難叫。排查了三個多小時,一無所獲,只好讓片警回家,抓捕組自己再想辦法。

天早已黑了,抓捕組成員個個饑渴難忍,卻顧不上吃飯,一人吃了一個面包充饑。

民警田洲想方設法與南中中取得聯系。一個小時后22時左右,南中中落網,其脖子所掛項鏈上,用紅繩拴著個天使吊墜,身上只有5元現金和一張尾號為8571的農行卡。

開始避重就輕,拒不交代實質性問題。專案組將其帶到高速路口,言稱再不交代馬上就帶到合陽去。一離開熟悉且自視混得不錯的趙村,南中中像一個皮球刺了個窟窿登時泄氣了,交代了作案情況和自己手機的密碼。民警打開其微信支付,發現已花了個精光,但收支明細俱在,且與掌握情況全部吻合。

23時許,另一個案犯尚高偽給南中中發來信息:“張哥可能被抓了,聯系不上。”民警便代為回復道:“知道了,你也小心點。”問其所在位置,尚高偽未回復。民警判斷今晚要抓住尚高偽已不現實,遂于次日凌晨四點多帶南中中返回合陽,中午時分將其刑拘。南中中關進看守所后,有自殘跡象,已被帶上了械具。問自殘原因,回答說心理壓力太大。問有啥想法,回答說妻子女兒沒有生活來源,想讓妻子幫他收取打工時的工錢。其妻子12月11日來合陽已將其一些物品領回。

貼碼行竊

南中中是個30歲的大胖子,富平縣莊里鎮人,父母均年逾五旬,妻子比他大5歲,帶著4歲的女兒隨他一起生活。

南中中初中畢業在鎮上打工兩年,后去外地打工,近幾年一直搞裝修。與尚高偽于今年夏天在未央區趙村一網吧內打游戲時認識,從此密切聯系。到合陽縣城南莊村,就是與尚高偽一起干裝修活之余,一起作的案。

尚高偽今年23歲,商洛人,父殘疾,母去世,很早就在西安混,以盜為生。每天居無定所,隨處浪跡。衣服從來不洗,臟了就扔掉,另買新衣服。沒錢就見物準價,啥都偷。自今年夏天開始,采取偷貼二維碼截收微信支付款方式盜竊,故其本人微信二維碼被封。今年9月尚高偽提出用南中中的二維碼收錢。南中中有兩個微信號碼,遂同意用langzheng584521二維碼,尚高偽花了六十來塊錢將其二維碼打印了100份,6×6厘米,四周黑白相間條狀,中間一個綠色圓圈,圈里有個白色對號,下面是微信支付四個字。

10月27日天剛黑,二人干完活在天怡園門口吃罷飯,尚高偽提議去“貼碼”,南中中會意。二人上網3個多小時后等到夜深人靜,凌晨一點多坐上出租車,問司機啥地方賓館多?司機說:“祥和路賓館飯店多,比較繁華”。二人遂于祥和路中段下車,尚高偽進了3家酒店貼碼,南中中在外望風,看有人來就發信號。尚高偽進了三家賓館,只貼了一家,兩個賓館就沒有收費二維碼。二人遂步行在街道上尋找賓館酒店。在合陽縣醫院對面黃河路賓館貼碼成功后,又到西環路從北往南貼了七八張碼,然后回南莊村睡覺。第二天8點多就收到款了,收了1400多元,南中中立即轉到自己另一個賬號上。下午二人坐順風車到西安未央區趙村,南中中通過微信給尚高偽轉了600元賬。10月份二人在西安電子城賓館、早點攤貼碼,收取了1000余元。

二人除了經常通電話,還常常發信息聯系。尚高偽隔幾天就通報他貼了幾張碼,隨后就問南中中收到多少錢了。比如有一天的信息就是“昨晚貼了兩個賓館,幾個車車(街頭推車攤點)”。尚高偽打游戲賭博輸掉了一萬多元 ,經常向南中中索要零錢。南中中說他把錢早花完了,急需用錢,讓尚高偽多貼碼。尚高偽說剩下的二十多張二維碼已折斷不能用了。期間尚高偽從網吧偷了兩個手機,賣了900元。尚高偽不吸煙,偷了一條好貓煙后,問南中中要不要?說50元給他。南中中將網上截圖發給他,說批發價才61.5元。尚高偽說那他就賣到附近商店去,人家給65元。

目前,尚高偽已被錄入全國逃犯網懸賞追逃,被抓獲指日可待。

【老王說警事】系列之五
 

邊境獵狐

陜西渭南合陽縣公安局   王銀虎
 

近年來,電信網絡詐騙發案在全國居高不下,超越傳統居首位的盜竊案躍升第一。公安機關連年大力開展防范電信網絡詐騙宣傳和嚴厲打擊活動,雖已收到明顯遏制效果,但仍未能徹底杜絕。

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挽回上當受騙人損失,難在像狐貍一樣狡猾的騙子“國內犯罪國外躲”,長期滯留境外,使警方鞭長莫及。國際追逃追贓,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它涉及法律制度的差異、意識形態的雜音、司法體制的技術性障礙等,非公安機關一廂情愿就能完全解決的問題。

2014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紀委十八屆三次全會上強調,要“以猛藥去疴、重典治亂的決心,以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勇氣,堅決把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進行到底”,使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中央紀委和2018年3月成立的國家監察委組織開展“天網行動”,將公安部的“獵狐行動”、最高檢的“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納入其中,從此我國國際追逃追贓工作發生根本性變化,很多僵局被打破。隨著我國國際地位的提升和大國外交戰略的確立,國家通過各種外交途經實現國際追逃追贓的能力也在不斷提升。海外已不再是犯罪分子的“避罪天堂”,“哪怕逃到天邊,也要緝拿歸案,繩之以法”,顯示了我國追逃追贓的堅定決心和鮮明態度。

美女被騙

2018年10月23日,陜西省合陽縣公安局皇甫莊派出所接到一起報案。報案者是一名姓張的年輕貌美女子。她于10月4日通過尋找附近的人加了一個陌生男子為微友。聊天中,對方介紹說他在杭州發展,業務量很大,每天很忙。但作為一個網絡黑客,他于幾月前某晚發現一個投資網站的漏洞,且已攻克,現在每月收入幾百萬元以上。她信以為真,便有所動心。又聽男子表態般地說,如今單身的他要努力賺錢 ,將來找下女朋友或者結了婚,要給女方提供高端上品位的富貴生活,她深受誘惑。在她的要求下,對方發來其“本人”的照片,真是貌比潘安、帥酷賽過劉德華,且所處背景豪華無比,因眼高成剩女的她便被迷惑住了,與其連日熱聊,談起朋友來。她是個做生意的人,自然還存有最后一絲戒心,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騙子實在太狡猾。10月7日她在“美男子”引誘下,登上其介紹的網絡平臺試著跟“美男子”一起投資,以期掙大錢。第一筆“投資”她投入3000元,平臺上變成3000分,當晚翻成5000分,相當于5000元。因萬元以下不能提現,她便繼續投資。幾天后真賺了2萬元,她將現金提取了出來。她想就此收手,但做生意掙錢那么艱難,網上賺錢這么容易,她又豈肯放過千載難逢的發財良機,于是再次出手,將11萬7千9百元分5次投入,最多一筆投入5萬元,最后一筆在皇甫莊超市送化妝品時支付。結果這一下,她只能看到點數分值增加,卻提不出現錢來了。再問“美男子”,人家根本就不理會了。她這才急了,告知要好同事,同事說肯定受騙了。她忙于10月11日到居住地公安機關報案,在當地未受理情況下,只好來合陽縣到皇甫莊派出所報案。

合陽受案

皇甫莊派出所指導員郭驍,一直對各地電信詐騙案件頻發深惡痛絕,對轄區被騙群眾深表同情。2017年他全程參與本局成功破獲的“9·27 ”特大電信詐騙案,與同事從福建將43名嫌疑人一鍋端抓回合陽,積累了成功經驗。10月23日這天,他沒有因為報案人是外地人而慢待推諉或拒絕,而是熱情受理,詳細記錄,并迅速上報情況。

分管該所工作的局黨委委員楊波聞訊,當即表態:不管大案小案,公安機關都要全力以赴破案;不管大事小事,群眾利益面前無小事 。

主管刑偵工作的副局長楊曉紅高度重視,迅速安排刑偵大隊長苗曉龍,立即確定專人,與發案地民警組成專案組,共同迅速查辦。

因皇甫莊派出所所長在一次掃黑除惡戰斗中受傷辦案不便,故縣局決定由該所指導員與刑警大隊偵查員主辦此案。

狐尾初現

破獲電信詐騙案件,抓住騙子,追回損失,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簡單容易。追根溯源,順藤摸瓜,有海量的工作要做。確認騙子身份,查明騙子位置,進而抓獲騙子,有很長的路要走。抓獲騙子,讓其吐出贓物,挽回被騙人的損失,需要和騙子斗智斗勇。騙子雖然像狐貍樣狡猾,但終究逃不脫獵人樣警察的狩獵追捕。

是誰騙去了報案人117900元?民警調查發現,9萬元在云南省孟連縣3個虛假珠寶店的3臺移動POS機上被提取(用境外護照辦理、虛假信息注冊)。3臺POS機2018年10月開辦,月交易量竟逾200萬元,可疑點甚大。從交易流水分析看,全是29999、39999、59999等臨界點錢數(多一元則手續費高一個百分點),明顯是套現行為。結算銀行在江西省余干縣(電信詐騙高危區),微信號碼則出現在云南昆明。這樣,狐貍的尾巴終于露了出來。要抓住狡猾的狐貍,必須去云南昆明!

合陽縣政協副主席,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楊聰杰聽完匯報,當即拍板定案:追逃追贓,一追到底,打勝硬仗!

飛赴昆明

2018年11月11日專案民警踏上去云南之路。

半夜抵達昆明市,好不容易找了家賓館住下,時已11月12日1點多。8點趕到昆明市公安局,11點多與反詐騙中心接上頭,后經確認,騙子在云南西南部孟連縣勐阿口岸境外5公里。昆明同行說,人在緬甸,你們不能出境去抓啊!那邊是私人武裝,不支持我們抓騙子,嫌影響他們當地經濟的發展。因為那些人在緬甸開店,軍方每店每天收取300元的保護費,到境外抓人很難啊。看到郭李兩位年輕民警毫無懼色且意志堅定,昆明警方開具了介紹信,讓他倆去孟連縣公安局聯系協助。

滇緬邊境

昆明到普洱420多公里,他們坐大巴花費了8個小時。從普洱到孟連230多公里,全是盤山路,限速40碼,竟花費了7個半小時。經過幾次倒車和近16個小時的顛簸,他們終于來到了祖國的西南邊陲——孟連縣。孟連縣是孟連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縣的簡稱,隸屬于普洱市,有勐阿、芒信兩個通向緬甸的省級口岸。

“孟連”是傣語諧音,意為“一個尋找到的好地方”,有“邊地綠寶石”“龍血樹故鄉”等美譽,縣內聚居著以傣族、拉祜族、佤族為主的少數民族21個,少數民族人口占全縣14.2萬人口的86.4%,山地面積占全縣總面積的98%。

邊城孟連位于最適宜人類居住地帶,美麗而富饒。孟連兩面與緬甸山水相連,邊境線長133.399公里,水陸分界線長短各半。西面水路以南卡江為邊界。

在這片藍得沁人心脾的天空下,趟過河就意味著越過了國境線。南面陸路相通的國界線每10公里一個界碑,其他啥天然屏障都沒有,“從緬甸扔出的石塊完全可能落入中國境內”,田野、叢林、便道,到處都可以越境,辦有邊防通行證的邊民隨時可以跨越國境線,因此也成為境外毒品流入內地、內地偷渡者外逃的重要通道。當地警方每年繳獲的毒品量以噸為計算單位。境外緬甸地區是私人武裝控制,槍支擁有合法化,吸販毒泛濫。公安邊防官兵曾數次遭到毒販武裝襲擊,造成人員流血犧牲。

當身著便衣的郭李二人到國境線邊熟悉情況時,幾個騎著摩托車的邊民向他倆招手:去不去?一人300元,保來回!

但他倆不能偷渡過境去抓捕騙子,出了問題準啥性質啊?雖然他倆在經費緊張,案情進展緩慢而心急如焚時,得知騙子在境外的準確位置后,曾一度有過這種沖動和想法。

郭李二人與孟連縣公安局接上頭后,深感當地警方很忙,不僅要配合公安部來人辦案,還要協助閩湘鄂蘇等8省警方在那兒辦案。刑偵大隊里常常只剩下3個人。

當地同行介紹說,那兒的社會治安環境很復雜,邊境香蕉林橡膠林橘子林里有時會發現無名尸體,尸源難查。

邊防武警官兵和派出所民警每天上班均著作戰服和防彈背心,戴防彈頭盔,攜長槍短槍。

孟連狩狐

在承受難以預知的風險和變故,防患艾滋病等疾病威脅的嚴峻形勢下,他倆每天起五更睡半夜,堅持查嫌疑人的動態。

從犯罪嫌疑人朋友圈所曬圖片里,發現其經營的不過是個十幾平方米的小商店,因涉嫌給各種犯罪嫌疑人洗錢,故每月營業額巨大。照片中,那騙子或長槍上端,或魚竿在手,或美女簇擁,滿臉驕傲之態,但又顯露出一絲恐懼之色。查明嫌疑人所處位置不是難題,難題是嫌疑人呆在境外不回來,民警隔著國境線沒辦法去抓。

去云南時郭李二人帶了一萬元辦案經費,但飛機票、車票、食宿費挺費錢。為了省錢,他倆住在一個小旅館里每天160元的房間(外地警方房間350元)。早點干脆省掉了,每天去東北人開的那個面館里吃最便宜18元一碗的面條。交通不便,他倆常常步行,只有在后來出縣抓人時,才給人家加油借用福建警方在當地專門買的便車。好在當地氣候溫暖,四季如春,衣著簡單。

誘狐入境

12月1日,縣局增援情報大隊指導員魏源志和巡特警2名民警等3人帶著后續辦案經費趕到。有著多次外出辦案經驗的魏源志頗有辦法,經他給有關部門做解釋請求說服工作后,部門工作人員終于同意配合公安機關辦案。

嫌疑人張某年齡小,經驗少。接到相關部門的來電和信息提示后,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入境查看。但他多了個心眼,沒有去孟連縣,而是來到瀾滄縣,晚上偷偷在銀行ATM機上試驗了幾下,看銀行卡是否被凍結。專案民警掌握到嫌疑人入境情況后,當晚在其父母商業街門店附近蹲守一夜,12月4日通過瀾滄警方將其從一個小旅館抓獲,身上的POS機和銀行卡、手機全部扣押,經審訊,張某對洗錢行為供認不諱。并表示愿意配合警方,勸說兩名境外同伙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在此情況下,副局長楊曉紅通過電話,肯定了大家的成績,反復鼓勵大家,再努力加把勁,相信你們還能取得更大的戰果!

專案民警登時增加了干勁,在張某父母的配合下,給境外那兩名涉嫌洗錢的嫌疑人挑明情況,宣講政策,動員其入境投案自首。

12月7日那兩名涉嫌洗錢同伙到孟連縣公安局投案。

獵狐而歸

12月8日,局黨委委員楊波率劉智、田云飛乘機趕至孟連,通過種種努力,將3名涉嫌洗錢的犯罪嫌疑人帶回合陽。

臨走前,由公安廳副廳長帶隊、出動200多人專門駐扎在孟連勸返本省籍人、8個月抓捕30多人的福建警方前來合影留念,以證明他們協助陜西警方成功抓獲3名涉嫌電信詐騙的犯罪嫌疑人。            

回到合陽后方得知,我局早下手了一周時間,北京上海警方7天后才趕到孟連。我局對3名涉嫌洗錢的犯罪嫌疑人采取了相應的刑事強制措施,并申請凍結了相關銀行卡資金。

局長楊聰杰對此高度評價:這是合陽縣公安局有史以來從邊境成功追逃追贓的第一案,戰果輝煌,影響深遠,可喜可賀!專案民警業精技強,自我加壓,克服困難,頑強拼搏,精神可嘉!主管領導思想重視,身先士卒,指揮有方,保障有力,堪稱典范!

2019年1月18日,受騙張女士專程從藍田縣趕到合陽縣皇甫莊派出所,接過局黨委委員楊波遞給她的117900元現金后連聲贊嘆合陽縣公安局真不愧為全國優秀公安局,并將一面上繡“人民好警察,為民辦實事”的大紅錦旗贈送給皇甫莊派出所。


 

1月23日,筆者采訪專案刑警時,恰逢湖北警方專門打來電話請教辦理此案的成功經驗。
———————————————
【和諧中國網】
為全國各類機構和個人
發布制作精美專題宣傳網頁
彰顯和提升美好形象
微信:15810102998
QQ郵箱:330835268
———————————————

 

責任編輯: 和諧中國網法律中心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